<address id="hnfvt"><nobr id="hnfvt"></nobr></address>

<form id="hnfvt"></form>

      <noframes id="hnfvt"><address id="hnfvt"><nobr id="hnfvt"></nobr></address>
        <form id="hnfvt"></form>
        <address id="hnfvt"></address>

        <address id="hnfvt"><listing id="hnfvt"><meter id="hnfvt"></meter></listing></address>
        首頁 > 名醫名院 > 名醫長廊 > 國醫大師
        國醫大師——周仲瑛
        點擊次數:22998次2013-1-24

        “國醫大師”周仲瑛教授介紹

        執筆:南京中醫藥大學中醫內科急難癥研究所   葉放

            一、稟承家學,博采眾長
            周仲瑛教授(以下稱周老)祖籍浙江慈溪,1928年出生于江蘇如東,家世業醫。父親周筱齋老先生早年以擅長治療痢疾、瘧疾、傷寒等急性傳染病聞名鄉里,曾創青蒿白薇湯治療惡性瘧疾,療效斐然,解放后被首批聘于南京中醫學院任教,是全國著名老中醫之一。因此,周老幼承家訓,耳濡目染,自然走上學習中醫之路。尚在年少之際,周老每天都要跟隨父親出診臨證,晚上則聆聽父親傳授醫理、醫道,從《黃帝內經》等四大經典到《藥性賦》,從金元各家到溫病學派,多數內容都是在能夠背誦的基礎上再進行講解。這樣邊讀書邊臨證,在反復體悟中感受到中醫的神奇,從那時起周老就開始癡迷于中醫。
            1946年,周老放棄正在獨立開業的門診,考入“上海新中國醫學院”的中醫師進修班。當時上海著名老中醫章次公、朱鶴皋、蔣文芳等都親自授課或臨床帶教,進一步扎實了中醫經典與臨床功底,熟悉了不同醫派的特長,思路更加開闊。一年后,周老回鄉再次獨立開診,不久就名震鄉里。
            1955年,周老聽說“江蘇省中醫進修學!保暇┲嗅t藥大學前身)招收學員,又再次放棄收入頗豐的“瑛民診所”工作,以優異的成績第一批考入該校學習,在當時的呂炳奎廳長、曹鳴高老中醫等多位名師的指點下,廣覽博取,鉤沉發微,醫術精進,半年后尚未畢業就進入附屬醫院——江蘇省中醫院進行臨床和教學工作, 1982年起出任該院副院長,1983年又被調任南京中醫學院院長。

            二、術道并茂,濟世救人   
            周老常說:中醫的生命力在臨床,祛病健身是人的基本需求,只有臨床效果好才能證明中醫的寶貴;谶@一理念,周老數年來不斷尋求中醫臨床上的突破。他認為,從某種意義上說,中醫發展史是一部認識和治療急癥的歷史,中醫對急重癥的治療有著悠久的歷史和豐富的經驗。
            從醫60多年來,在中醫內科領域,尤其對危重癥及疑難病癥研究方面,周老為攻克中醫內科急難重癥傾注了大量精力,孜孜不倦地為中醫內科急癥醫學科做了大量開拓性的奠基工作,首批創建”中醫急難病學科”,取得輝煌成果。對急難重癥患者,周老不僅造詣精深,而且臨證有膽有識,屢起沉疴,許多佳話至今令人稱道。1998年8月26日,學校有位女大學生,因“發熱、咳嗽、胸痛”于入住某省級西醫院,入院診斷為“重癥肺炎、胸膜炎”,先后用數十種抗生素及多種支持療法,患者仍然持續發熱,并出現呼吸困難,胸片見“右側氣胸、雙側胸腔積液”,血培養示“金葡菌和霉菌生長”。至9月30日開始出現“中毒性休克,多臟器衰竭”。當時的醫院和家屬本著“死馬當著活馬醫”的心態,提出請中醫會診。學校領導首先想到的是請周老出山;颊叽藭r表現為高熱、神昏、痙厥、喘脫等多癥相疊,病情極為兇險。周老臨危不懼,準確辨證為“痰熱壅盛、閉塞肺氣、內陷心包,引動肝風、傷陰耗氣,而致內閉外脫”,治以扶正固脫、清化痰熱、平肝熄風、開竅醒神等數法復合并投、協同增效。同時使用中醫急救藥如安宮牛黃丸、紫雪丹、羚羊粉、猴棗散等,繼之予清化、固脫、開竅、熄風諸法并用,危候基本緩解,竅機漸開,脫象得固。一周后邪熱之勢漸緩,身熱漸平,神志已清。遂在原方中減去大隊清熱之品,加重平肝熄風、清化痰熱、補益氣陰之力,最后病情繼續穩步好轉,并最后得以康復。作者向周老談起這件事時,周老體會到:“越是急危重癥,越能體現中醫辨證論治的特色,我們并不排除西醫療法的作用,但不能輕視我們自身的優勢”。
            弟子搜集整理了周老經治的近五萬份的臨證醫案中發現,周老治療所涉及的病種200余種,其中,具有顯著有效的病案除了各種常見病、多發病以外,還包括腦瘤等多種腫瘤中晚期、肝病、腎病、風濕免疫性疾病、頑固性哮喘、難治性皮膚病等,涉及面相當廣泛,所用處方則以“復法大方”為顯著特點。
            周老臨證,總是詳察病情,通過望、聞、問、切,審證求機,知常達變。對有些患者的診療時間往往超過半小時,在反復揣摩、斟酌之后,方才仔細處方用藥。如今,為使國內外廣大疑難病證患者得到就醫機會,不辭辛勞,總是盡量滿足患者要求,仍然不顧八旬高齡,無論寒冬酷暑,常年堅持每周5次坐診,上午的門診往往需要延時到下午兩點后才能下班,周老稍作閉目養神,下午三點總會準時來到辦公室,繼續精神矍爍的忘我工作。

            三、教書育人,桃李滿林
            周老從1957年就開始涉足中醫教育。全國高等中醫院校第二版《中醫內科學》教材就是以周老等一批老專家的講稿為藍本而成,到上世紀80年代擔任全國統編五版《中醫內科學》教材及其教學參考書的副主編,以及2001年擔任新世紀《中醫內科學》教材七版的主編等,可以說,五十多年來的中醫高等教育,無不滲透著周老的心血,周老的許多臨證經驗和學術思想都無私的寫進教材。
            在1983年到1991年,在周老出任南京中醫學院(已更名為南京中醫藥大學)院長期間,堅持走中醫特色的辦學方向,這期間是該校建校以來最值得自豪的一段光輝歷程:教學成果、科研成果、學科建設都有了質的飛躍,碩士生、博士生等研究生教育制度的建設,為全國各地輸送了一大批實用型中醫人才,帶動了對一批老教授的經驗傳承,對《中華本草》、《中醫方劑大詞典》等巨著的問世,傾注大量心血。
            周老尤其重視中醫學科建設,對于中醫內科學事業的發展,倡導必須自我探索、自主創新。先后創建了內科學總論——辨證論治綱要,確立了以臟腑為辨證的核心、內科疾病系統分類的基礎,為臨床專業化的發展開辟了途徑。周老認為:“教材對中醫內科疾病發生發展、轉歸預后等演變過程機理的描述,經過多年來的不斷完善,成為最能反映辨證論治特色的一門課程,因此,是中醫臨床專業中最重要的基礎學科”。
            堅持中醫特色的學科建設方針是周老一貫堅持的原則。比如,在中醫病名這個爭論不休的問題上,周老認為要堅持以中醫辨證論治體系為主體,聯系西醫相關疾病,而不能用西醫病名替代,這樣才能反映出中醫內科辨證論治——證因脈治,理法方藥的診療體系。
            關于如何提高中醫高等教育的質量,周老認為,在周老看來,書本知識終究是規范的東西,要把知識理論轉化成指導和提高臨床實踐的技能,老師要花功夫,不能照本宣讀,要充實教師的見解、經驗、體會和一些實例加以啟發。比如對一個疾病,講授時可以分成虛證、實證、寒證、熱證,到臨床則多是寒熱錯雜,虛實相兼,或多臟同病,這些問題在第一輪規范性本科教學階段當中難以說清。為此,要體現出本科生、碩士生、博士生不同層次的教育過程,還包括研修教育、進修教育,逐漸深化提高。每個階段的教師都要根據書本知識與臨床實際結合起來,使得學生融會貫通,這個磨合的過程重要的是強化理論基本功和臨床技巧。
            周老作為一位優秀的中醫藥學教育家。1990年獲全國高等學校先進科技工作者稱號,1991年獲全國優秀研究生導師稱號,2008年獲全國老中醫藥專家學術經驗繼承工作優秀指導老師。多年承擔本科課堂系統教學及臨床帶教,親自培養出碩士13名、博士27名、博士后2名、訪問學者2名、國家指定學術繼承人6名,以及近年來仍在臨床第一線指導再傳弟子60余名,他們均已成為有關醫院、科研院校的骨干。
            由周老任主編、副主編的內科學教材、著作28部,發表學術論文近200篇。其中的臨床經驗、學術觀點,不僅有效地指導著臨床診療,而且被多部學術專著所引用,影響巨大。

            四、海納百川,厚積薄發
            周老是一位中醫理論功底深厚、善于思考、精于思辯、勇于創新的中醫大家,“師古而不泥古”,在學說上主張不執一家之說,善于綜合應用各家學說之長,從應用中求發展,通過實踐提出新的論點和治法。
            長期以來,周老不僅在臨床、教學和科研均有精深的造詣和突出貢獻,取得了豐碩成果,更是一位善于思考、精于思辨、善于創新的中醫內科學家。周老臨證,特別精于辨證論治的靈活性,認為辨證應首重病機,病機為理論聯系實際的紐帶,是通向論治的橋梁,曾創造性地提出:“審證求機、辨證五性、知常達變、復合施治”諸論,首創“第二病因說”、“瘀熱相搏論”、“濕熱瘀毒說”、“癌毒病因說”、“伏毒學說”、等多種學說,擅長從“風痰瘀熱毒虛”、采用“復法大方”治療難癥頑疾。由先生任主編、副主編的內科學教材、著作27部,其中任副主編的教學參考叢書《中醫內科學》,1992年獲國家教委優秀教材特等獎。他還在國家級、部、省級專業刊物上發表學術論文100余篇。這些學術觀點和科研成果,不僅有效地指導著臨床診療,而且被多部學術專著所引用,影響頗大。
            上世紀七十年代末,流行性出血熱肆虐整個歐亞大陸,其中我國是發病最多、流行最嚴重的國家之一,全國除青海省外,無一幸免。在當年舉國恐慌、人人為之色變的情況下,周老身先士卒,深入疫區,通過對上千例出血熱患者的治療摸索,率先在國內提出該病“病理中心在氣營,重點在營血”的全新論點,并創造性地提出了“三毒”(熱毒、瘀毒、水毒)學說;同時針對該病不同病期及主癥特點,制定相應的治法和系列專方,充分發揮了中醫辨治急重癥的優勢,使野鼠型出血熱患者病死率從當時7.66%,降至1.11%。研究獲1988年度國家衛生部科技進步一等獎,并送往前蘇聯代表我國出血熱中醫治療最高水平進行國際交流,同時被國家科委和國家經貿部選入1979~1989年中華人民共和國重大科技成果項目。這是中醫藥防治急性傳染病典型范例之一。
            在此基礎上,在對乙腦、腮腦等多種病毒感染性疾病研究中,首次提出“到氣就可氣營兩清”新理論,研制清氣涼營注射液被列入國家科委引導項目;針對急性休克研制的三種制劑被列入21世紀全國中醫院急診室必備制劑;對血證之瘀熱血溢證、重癥肝炎之瘀熱發黃證、出血性中風之瘀熱阻竅證等急難病證進行了系列研究,形成“瘀熱”病機學說,目前國家已將此創新理論列入973計劃研究內容。
            周老在內科領域中重點關注兩個大問題:一是中醫急診學科,認為對急癥病的研究是補中醫之短。面對臨床需要,以出血熱研究為契機,開展了一系列急性病的研究,包括休克、出血、腎衰,重癥肝炎等,形成系列研究,編寫了《中醫內科急癥學》教材;另一個是疑難病證,這可以揚中醫之長。包括在內科領域有優勢和特色的,而西醫診斷不明,或者是西醫未能解決的疑難病證問題,如腫瘤、原因不明的發熱、亞健康等。
            在2003年那場肆虐全國的“非典”的戰役中,不僅周老應邀參加遠程會診,參與制訂救治方案。遠在北京的仝小林博士和廣東的林琳主任等兩位得意門生也都在“非典”第一線作出了特別突出的貢獻,受到國家的表彰。
            2008年5月12日,四川汶川發生了8.0級的強烈地震,全國人民立即投入到支援災區的運動中。已經80歲高齡的周仲瑛以其豐富的閱歷,意識到震后疫病流行的可能。經過深思熟慮,周仲瑛提筆寫下了這樣兩個“防疫化濁方”,主要用于防治穢濁傷中所引起的消化系統感染,表現為頭目昏沉、胸悶嘔惡、腹瀉等癥者。根據其藥方,南京中醫藥大學迅速配制了6000服顆粒劑,隨校醫療隊緊急送往災區!斑@兩個方藥既可以預防,也有一定的治療效果!敝苤夔忉屨f:“身體健康的人,服用一些可以起到預防作用;已經出現癥狀的人服用,則有治療效果!
            防疫推薦方的發布會吸引了眾多媒體。當問及為何要將這么珍貴的配方公開時,周仲瑛說:“這兩個方子說珍貴也珍貴,因為這是我60年從醫經歷積累而成;說不珍貴也不珍貴,因為中醫原本就是要為人民服務的!”
            曾有位不僅患有精神分裂癥,而且還患有嚴重牛皮癬的患者,西醫已無良方可治之際,周老依據瘀熱病機學說,采用涼血化瘀為主治療,使西醫認為風馬牛不相及的兩種病同時得到有效控制,令人稱奇!類似例子,數不勝數。
            周老在繁重的臨床診療和教學工作中,積極潛心進行中醫科學研究,并使之相得益彰。在科研中堅持以中醫理論為指導,臨床實踐為基礎,在大量臨床經驗中找出病證的病理特點、診治規律,進行辨證立法、制方選藥,作為課題研究設計的基礎。周老常以座右銘自勉:“古為今用,根深則葉茂;西為中用,老干發新芽;知常達變,法外求法臻化境;學以致用,實踐創新綻奇葩”。這是周老半個多世紀以來,執著地在祖國醫藥學領域內,夜以繼日地忘我工作的切身心得,也是他長期治學思想的概括,由衷地抒發了他獻身于祖國醫藥事業的滿腔熱忱!

            五、醫德高尚,寬厚待人
            周仲瑛教授臨床工作中,數十年如一日,救死扶傷,屢起沉疴,不論風雨寒暑,不辭勞苦,有求必應,深受病人愛戴,具有極高的醫德修養。
            由于顯著的臨床效果吸引了越來越多的病人,每周上六次門診,每次都要診治40余號患者。對待病人不分高低貴賤,無論是平民百姓,還是政界要人、學術名流,他都一視同仁,按號排隊;診治時耐心細致,絕不敷衍。遇有農村患者,述癥用方言土語,聽不明白時,他都耐心詢問,誘導患者慢慢講述;遇到遠程趕來而掛不上號的外地患者,不管時間多晚,身心多忙多累,他也都給予加號,認真診治。跟周仲瑛抄方的學生,深切地領會了大醫精誠的真實含義!
        周仲瑛帶教學生從不保守。他常說,醫學本來就是為人服務的,多一個人掌握了醫術,就會有一批人因此受益。在他的門診,除了自己的碩士生、博士生,經常還有慕名而來的本科生、進修生、留學生前來學習、抄方。一位身患重癥的患者,經調治康復后,對周仲瑛說:“一定要把您的醫術傳下去,教給子女,這樣我們才有希望!”周仲瑛笑著回答:“傳給學生也是一樣的!”門診時,一有機會,他就會講述辨證思路,分析病機治法,講解具體方藥。特別對是一些幾代傳下來的、既符合醫理又行之有效的單驗方,他都會重點說明,甚至還會提問,檢驗學生是否用心學習,是否已經掌握。
        生活中的周仲瑛是非常謙和的。和他一起進餐或閑聊,是學生們最開心的時候!此時,他總是和善地望著大家,談天說地,還時不時幽它一默。膽子大的學生這時就會跟他開玩笑,說他是“長生果”、“開心果”。師生在一起,完全沒有拘束,就像一家人一樣,氣氛和諧,其樂融融。
            周仲瑛生活儉樸,不追求物質享受,唯以讀書為平生最好。其實,研讀醫書,不僅是他的興趣愛好,也是他的養生秘訣!沉浸于充滿墨香的古籍之中,與先賢智者進行心靈的溝通、思想的交流,靈感的火花時時被激發出來?鬃诱f:“學而時習之,不亦樂乎!”體現在周仲瑛身上,就是他將讀書悟到的知識不斷應用于臨床,又不斷得到良好效果的驗證,能不高興嗎?這就是他獨特的學樂養生真法!閑暇時,出道的弟子登門拜訪,也往往是他最高興的時候。學生的近況如何,有何新的感悟,有沒有不順心的事,師生之間常常一聊就是半天。

            六、老驥伏櫪,志在千里
            周老對振興中醫的期待從未停止過。至今年逾八旬,仍在悉心關注著未來中醫發展的命運,除了大量繁重的門診醫療工作外,還常年堅持指導帶教年輕一輩中醫,每天下午都要在辦公室與年輕人交流,指導臨床和科研思路,積極指導弟子進行國家973計劃和十一五科技支撐計劃等國家級重大課題的研究工作。
        周老有一個心愿:“今后應構建中醫內科辨證論治的新體系,才能有助于學科的發展創新,應對未來各種急難病證的挑戰”。
            面對多年來關于中西醫之爭的聲音和中醫陣地出現萎縮的客觀事實,許多年輕人常常感到困惑不已。周老寄語后學:“學有專攻,各行其道,取長補短,互相借鑒”,中西醫不是替代關系,更不是從屬關系,要“源于中醫,衷中參西,繼承發展,回歸中醫”,而不是在接受西醫知識之后,自我否定,自我萎縮,放棄自主就會迷失方向。周老強調今后應大力解決中醫自身隊伍這一核心問題,希望我們下一代、二代、三代從事中醫事業者,要能自信、自強,要樂業敬業,要有牢固的專業思想,鼓勵年輕人要青出于藍而勝于藍。

       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(轉自江蘇省中醫藥局網站)

          友情鏈接
        首頁 | 加入收藏 | 設為首頁 | 關于我們
        版權所有 © 2013 江蘇中醫藥信息網 蘇ICP備2020049628號 技術支持:光芒科技  
        信息產業部備案管理系統:www.miitbeian.gov.cn
        Copyright @ 2013 www.wethegreenarmy.com All Rights Reserved
        主辦單位:江蘇省中醫藥發展研究中心、江蘇省中醫藥學會、江蘇省中西醫結合學會、江蘇省針灸學會
        中国妓女BBw野外